×

绳艺小说 男m 女王

调教新世界01 抽签|绳艺小说

don don 发表于2021-03-16 10:12:13 浏览4227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本部短篇绳艺小说内故事情节纯属虚构,请勿抬杠!


chapter.1 抽签


一尘不染的马路草地旁,两只狗正在赤诚地交配。

★[国产]精品捆绑调教视频 点此购买


黄的那只是公狗,前爪扒拉在黑色母狗的背上,发出起起伏伏的犬吠;黑色母狗匍匐在草地上,后腿折叠进草地里肌肉绷紧,任凭公狗恣意夯实它们的革命友谊。

而苏扬就蹲在不远处的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切,眼神里既好奇又贪婪。这不能怪苏扬,说实话,长这么大,苏扬很少见到这么晴朗的天气,也很少见到狗这种生物。


他投胎的命不算好,不是可以生活在三级过滤网包裹里的孩子,自从他出生以来,看到的世界就是满目疮痍的,煤炭耗尽,石油枯竭,重度核辐射摧毁了地球的所有大气层,除非是在三级过滤网包裹的地级市以上,否则连一口新鲜的空气也呼吸不到。


苏扬从小到大没进过几次市里,因为没有城市户口的话,来市里都要是按小时收费的,政府对此的解释是为了减少城市过滤网的负担,用苏扬爸爸的话说,“减少他仙人板板,吸她娘的一口气折算下来要一顿饭钱,妈的这是人待的地方?”


苏扬爸爸认为城里不是人待的地方,但这并不说明他们住的乡下就是人待的地方了。


没有三级过滤网的保护,空气之中全是黑色的污染颗粒,普通植物和动物完全无法存活,在这里生活的人几乎24小时要带着浸润式呼吸面罩。所谓浸润式呼吸面罩,就是一个面膜质感的头套,不仅能过滤空气,还能保护脸部皮肤不被空气中的强腐蚀性颗粒侵蚀。


但浸润式面罩东西可绝对不是个好玩意儿,再用苏扬爸爸的话说,“日他仙人板板哟,每次在路边看到个身材好的美女,绕到前面一看,都是一张一模一样的反光膜,吓的老子一下就软趴趴了,还是城里好哇,美女如云,还各个长得标致,虽然不是人待的地方,但有机会还是要去城里哩。”


当然了,虽然苏扬爸爸嘴里念叨着活不下去,但其实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在城市外面讨生活,有问题就会有人去解决问题,而且往往问题越大,里面蕴含的商机也就越大。不少商家为浸润面罩推出了定制皮肤,喜欢哪个明星,哪个脸型定制一下,戴上去立马就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你别说,整容的钱都省掉了。


当时最受女性欢迎的爆款皮肤仿的是一个叫48号的崽,他是上个世纪默默无闻的明星,而且英年早逝,死后百多年才突然爆红。


苏扬订的面罩也是这款,但他现在没戴在脸上,只是捏在手里,直直地对着进城路上两只交配的狗发呆。


直到一声呵斥划破晴空。


“看看看看看!这可是在城里,你知道你在那愣一秒要多花老娘多少钱吗?狗日的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喜欢看啥不好喜欢看狗日比?”一只大手从身后揪住了苏扬的耳朵,瞬间疼得苏扬眼睛冒起了金星。


听到苏丽的声音,苏扬立刻不敢再蹲着了,马上换了恭敬地跪姿笔直地跪好,当然也不能算笔直吧,毕竟耳朵还被苏丽揪着悬在半空,整个头只能像指路牌一样歪向一边。


苏丽看看苏扬,又看看那两只旁若无人的狗,越看越来气,对着苏扬的下体就是一脚,“那么喜欢看日比一会抽签的时候就给我好好抽,抽上了你就不用看了,你自己就能日了知道不?”


苏扬痛苦地蜷曲在路上,痛得忍不住大口倒吸凉气。


没等缓过来,苏丽一巴掌又已经呼了上去,“刚跟你说完,你个败家玩意还敢这么大口呼吸?你当我的钱是风刮来的吗?一会被拍到了开罚单的话把你皮扒了都付不起!“


苏丽越说越来气,200斤的胸脯上下抖动,唾沫横飞了5分钟,看苏扬吓得蜷在地上发抖,苏丽似乎意识到不管雄性人类再怎么低贱,面前这个好歹也是自己的孩子,于是又把苏扬扶起来,语重心长地掸了掸他身上的灰尘。


“苏扬我跟你说,这些钱啥的我都不跟你计较,今天是你一辈子最重要的机会。你一会要是抽中了生育签,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们直接土鸡变凤凰你懂吗?只要能再生个女儿,咱们一家人就都能拿城市户口,一辈子正大光明地进城生活;但反过来,你要是抽不中的话,那你就成了个真正的废物,咱们这辈子都再没有进城翻身的机会。“


真正的废物这5个字苏丽说的格外的重,其实苏扬不太懂这些,他既不想日比,也不知道为什么人比狗还不如,日比要靠抽签才可以,更不知道为什么日比的抽签会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机会。


苏扬只是个现实的人,他知道不抽签就会被苏丽打,而今天是他成年的日子,他不想在成年的日子被苏丽拳打脚踢,还想着让苏丽带他去看一眼传说中城里人才吃的“生日蛋糕”长什么样子,所以他即使想不明白上面那些问题,也知道最好一定要抽中那支签。


“苏扬,你有信心抽中吗?”朝阳打在苏丽厚实的肩膀上,只有一丝光透过来给了苏扬,苏扬觉得暖暖的,因为苏丽破天荒地摸了摸苏扬的头。


苏扬用尽全身力气喊到,“有!我一定能抽中!”


苏扬声音洪亮,惊起一林飞鸟,群鸟四散飞去,没飞多久,又纷纷撞在城市的纳米过滤网上,直愣愣落回地面。


2120年,地球环境极度污染,可使用的生存面积不到地球表面积的千分之一。为了争夺这些日益缩减的可生存空间,人类终于放弃了理智、科学和包容,转而开始了你死我活的混战,因为每个人,都想争取活下去的资源。


2149年,K国在喜马拉雅山脉突围战中意外战败,被战胜国联军踢出了“世界可生存空间规划会议”,直接失去了最后的生存机会。K国领导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在高唱K国国歌后,按下核按钮并饮弹自尽,刹那之间,K国1700枚洲际核导弹齐射,向地球仅剩的绿水蓝天恣意倾泻。


后来的档案里显示,从K国领导人颅内穿过的子弹上刻着一行小字:如果大国崛起时,地球与之共荣;那么大国倒下时,地球亦需陪葬。


2150年,地球再无一寸净土,文明水平倒退200年,人口也锐减至5亿不满。


与此同时,K国的行为令所有幸存者感到震惊。幸存者中有研究指出,雄性荷尔蒙中天然带有的攻击性和武断性是致使人类毁灭至此的祸根,并列举了各国男性领导人在人类发展史上做出的一系列错误决定,研究报告在最后指出,现在唯有女性的母性和博爱能拯救岌岌可危的人类物种。


2151年,第一支女性反叛军YMH在亚洲出现,从此一呼百应、摧枯拉朽,2152年,女性反叛军正式夺取人类领导地位,男性走下社会权力的神坛,彻底沦为女性的附庸。

自此,新的秩序和规则开始建立。男性人类不再享受公民基本权利和人权,只有为社会孕育了后代的男性人类可以升格为公民,享受各项社会福利,且除非涉及到繁衍,男性的雄性激素和性行为被社会视为暴力和邪恶的本源,必须从头得到抑制。


得益于纳米技术,人类建立起了可以完整包纳一座城市的过滤网,一级城市规划市民1000万,7层过滤网包裹,二级城市规划市民500万,5层过滤网包裹,三级城市规划市民100万,3层过滤网包裹。人类倾其所有资源,在世界上建造了一级城市3座,二级城市11座,三级城市43座。


但即便如此,所有城市所能容纳的人口也不过一亿出头,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还是只能像苏扬一家这样,带着浸润面具在过滤网之外求生。


为了控制人口,全社会实行生育权抽签制,雄性在18岁时有一次抽签机会,抽中的雄性人可以进入生育市场,供适龄女性挑选。


挑选实际上只是个话茬,事实上适龄生育的女性也多得很,只要抽到签了,基本都能被选中,一旦被选中,那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再也不用被叫做雄性人了,可以堂堂正正地说自己是个男人,可以堂堂正正地日比,就像苏扬爸爸那样。但日什么样的比就没得选了,就像苏扬爸爸评价自己的妻子——200斤的苏丽那样:“她选我我都一辈子感恩带德了,还想啥?难道拒绝啊?那我不是傻憨憨么?就这样过咯,只能偶尔去路边看看美女这个样子,哎,日他仙人板板。”


抽签没中的雄性就比较惨了,由政府直接化学阉割,而后驱逐出城市之外,每天带着浸润面具从事低级的体力劳动,视之如草芥,弃之如蔽履。


全社会包括苏丽都很认同这一点,有了地球毁灭的教训,在新社会看来,雄性这玩意是真TM危险,得严加管理和控制。能不用则不用,能少用则少用,保证定量的繁衍能力即可,其余的都扔掉。


就拿苏扬的爸爸来说,他当年也是抽到了生育权的,但因为生了儿子,没生出女儿,导致苏丽一家人至今只能生活在过滤网之外,因此地位瞬间就跌到了谷底,用苏扬爸爸自己的话说,“哎,猪狗不如的生活啊!猪狗不如!苏扬你知道什么叫猪狗不如吗?”


苏扬起先不理解,但这次看到那两只在阳光下恣意、放肆交配的狗之后,终于开始有点懂了。


从小到大,苏扬没有见过爸爸在家里站起来,他的脖子上永远戴着那款风靡于家庭主妇群体里的电击项圈,几乎生不出女儿的雄性都会被戴上一条——只要项圈离地的高度超过妻子的腰,它就会自动放电使佩戴者昏厥,这是为了驯化这部分社会的“累赘”们,他们看妻子永远是仰视,而妻子看他们,则永远是俯视。


苏扬的爸爸就被驯化的很好,至少在逃跑前是这样的。


苏扬小时候最熟悉的场景就是爸爸拿着碗跪在苏丽旁边,苏丽随意拨几颗菜坠到地上,爸爸就用手慌忙地捡到碗里,等装满差不多一碗,就开心地跪起来,用膝盖敲着地板走路,“蹬蹬蹬蹬”,一直蹬到门口,然后一边把饭塞到嘴里,一边看着远处的晚霞。


苏扬甚至还不知道爸爸的名字。苏丽对苏扬说,废物不用名字,你喊他废物、狗日的不就行了,要什么名字?他会不知道这些词是在喊他吗?如果你长大了抽不到签,那你也是废物,你也不用名字。


那时苏扬还小,他挠了挠头,没明白其中的道理,他既不明白为什么抽不到签就是废物,也不明白为什么废物就不能有名字,但他知道有样学样,对着门口那个跪着的背影喊了句,“废物。”


像有本能反应一样,那个背影浑身一抖,转过身来看着苏扬。在看着苏扬的眼神里,有疑惑,有惊讶,有万事万物,但最后汇集为空洞。


苏扬记得很清楚,爸爸把碗扔过来,在离苏扬只有几步的地方碎裂,又冲着苏扬大喊大叫,但却听不清他在嚷什么,只看到有液体从爸爸的眼里滚出来,然后他就发疯似地跑了出去,踉踉跄跄地跌了几个跟头,甚至能听到脖子上的项圈发出的电流声,最后消失在黑夜的尽头。


他再也没有回来。


那夜黑云隐隐约约地遮住月亮,就像此时黑色的母狗翻身骑到了公狗身上。


苏丽拿出一个蓝色的无菌袋,有点像医院里的一次性医疗器械,上面写着几个大字“生育权抽签资格核验”。


黑色母狗转过头,咬住了黄狗的耳朵,继续耳鬓厮磨。


无菌袋拉开,是一条蓝色的手环,戴在苏扬手腕上之后,自动就开了机,机械式的语音随之开始播放,“雄性,18岁,身体状态合格,没有犯罪记录,剩余抽签次数1,身份核验完毕,请前往抽签处报到……”


苏扬站起来又看了那两条狗一眼,觉得它们此刻拥有了自己从不曾有过的自由。


“检测到重心过高,请规范姿势后前往签到处报到……检测到重心过高,请立刻规范姿势……电击倒计时……5,4……”手环上的蓝色指示灯突然变红,苏扬一个激灵,赶紧匍匐着趴好,像狗一样跟在苏丽身后,即便如此,还是被电的尖叫起来。”


那两条狗似乎受到了尖叫声的惊吓,停止了起伏,四只眼睛紧紧盯着爬行的苏扬。看了一会,大黄狗首先按奈不住,一个箭步冲向苏扬,似乎把他也当成了可以起起伏伏的对象。跑近了嗅嗅才发现不是,又悻悻铩羽而归。


但也许在这三只爬行生物的眼中,它们彼此不过都是同类罢了。转过了一个街角,路上开始变得热闹起来,许许多多戴着蓝色手环的同类都在一尘不染的路上赶着路爬走。


他们都是要去抽签的人。


(未完待续)

更多 免费绳艺捆绑调教小说合集 点此品阅

相关文章

同好留言

访客